公海赌船官网
首页 >  福建省 › 灯影里的救援 鸡冠山滞留游客连夜转移下山

灯影里的救援 鸡冠山滞留游客连夜转移下山

原标题:灯影里的救援 鸡冠山滞留游客连夜转移下山

  救援人员护送孩子下山

  19日晚上的暴雨后,崇州市鸡冠山乡岩峰村、竹根村等多个村遭遇了山体垮塌,通向村里的路多处塌陷。不少山中避暑的游客被滞留在当地,其中包括参加夏令营的65名6~12岁学生。

  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飞猫救援队、崇州青年应急救援队等多支救援力量进山救援。五六个小时的跋涉后,23日晚上7点过,学生们陆续被护送下山。晚上9:37,最后一名学生在救援人员的陪同下,通过一处仅容一人过的塌陷处,抵达鸡冠山乡场镇。

  参加夏令营

  约80名游客滞留鸡冠山4天

  8月19日晚暴雨后,成都崇州的鸡冠山乡岩峰村、竹根村等地有村民和游客滞留。其中,有约80人是进山参加夏令营的游客,他们滞留在距岩峰村村委会三四个小时脚程的位置。

  8月23日下午5点半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,滞留游客已经跟着救援人员往村委会走了。

  鸡冠山路一过鸡冠山乡的场镇便封了路。当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里距离岩峰村还有约10公里,“中间要过河、翻山。”破碎机、挖机、工程人员正在封路后的第一处受损路面作业,记者注意到,约有10米的路面下方被水冲空了。附近正在使用无人机的成都警航工作人员介绍,往下走一段还有一处路面塌陷,“边上只容一人走,而且要拉着绳子。”

  此刻,岩峰村村主任付正权正在村委会,他告诉记者,暴雨后村里的电和通讯都断了。“现在滞留在村里的原住民有400多人、游客100多人。”之前已有100多名游客被转移出去了。未转移出的游客中,就有19日进山参加夏令营的游客。

  记者从当地政府了解到,滞留的游客是65名6~12岁的学生,外加十多位老师和工作人员,总共约有80人。

  下午6点,记者跟随一组救援队员上山,往岩峰村的位置走。

  或扶或背

  第一批28名游客安全转移

  傍晚6:50左右,记者经过鞍子河电站后,在岩峰电站遇到第一批从鸡冠山深处麻柳沟被转移出的游客,一共28人。崇州青年应急救援队的队员或扶着或背着游客,从河滩走到路基边缘,接着再往上爬。

  “麻柳沟距村委会约15公里。”付正权介绍。“有的地方能下去,再爬到对面;有的地方下面河水湍急,就得找树搭桥走过去。”游客李先生背着儿子从河滩爬上了路面,他说,大约中午救援人员组织他们转移。李先生是成都人,几乎每周都要带家人到鸡冠山避暑。19日,他带着妻儿和岳父岳母去麻柳沟,“当天晚上下起了大雨。”

  李先生也遇到了滞留在山里的夏令营游客一行,“他们在麻柳沟下来大约一站的位置。”另一组被转移出来的游客告诉记者,学生们被安置在麻柳沟下来的一个农家乐。

  鼓励+身体保护

  救援人员带孩子摸黑下山

  晚上7点半,天色渐暗,有游客陆续出现在岩峰电站附近。记者了解到,他们就是那65名参加夏令营的学生。跟他们同行的,还有身着制服的救援队员。

  “我们在距离麻柳沟往下约1公里的位置接到的他们,已经走了4个小时。”一位参与救援的男子说。同行的消防救援人员表示,下来的路不太好走。随后他抱起孩子,极速通过了危险区域,和其他救援人员一起引导孩子下木梯,再爬到对面。

  一位同行的游客告诉记者,他们是19日来的鸡冠山,当晚雨下大了,“教练就带着我们往山上高处转移。”一位教练告诉记者,参加夏令营的学生都来自成都。

  晚上8点,鸡冠山已经完全黑了,风吹在身上阵阵凉意。救援人员早打开了手电,山上、河滩里灯光跟着人移动。为了安全,救援队员在临时上下的山路上拴了供手抓的绳子。

  往前还有一段塌陷的路面,必须要攀着木梯下去再攀上对面。每个孩子下梯之前,救援队员会先下去,接着孩子再下梯子,救援队员护在身后慢慢往下移动。一个孩子看到向下延伸的梯子,往后退了两步。跟随这个孩子的是一名女警,她扶住娃娃,帮他揉了一下手,鼓励他“勇敢一点”。接着,女警先下了梯子,等着孩子下来,再护在他身后慢慢移动。

  从第一个孩子过梯子,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队飞猫救援队的胥植文就一直站在那里,“手抓住”、“慢点”、“跟着后面的叔叔”……他反复叮嘱着,同时用手电照着孩子和其身后的救援队员。

  晚上9:37,最后一个孩子在救援人员的护送下,从只够一人通行的垮塌处通过。接着,救援人员继续领着孩子往鸡冠山乡场镇走去,那里,客车正等着送他们回家。山下场镇里,救护车的灯光闪烁,每个孩子登记信息后,都领到了一袋子食物,有牛奶面包和水等。

  连送三趟

  滴滴司机:帮个忙,不存在

  23日晚上,岩峰村村委会前,工作人员统计着每一个出来的学生。

  村委会门口停着转移孩子们到场镇的车辆,有普通的小汽车,也有几辆面包车。“我有个朋友喊我来帮忙的。”一辆小汽车的司机刘?说。

  刘?是鸡冠山乡竹根村6组的人,他告诉记者,平时在成都跑滴滴,19日晚上暴雨后,因为路断了,他的车就滞留在了村里。

  晚上9:20,车沿着路不紧不慢地开着,孩子在后排睡着了。刘?说,这是他跑的第三趟了。车上有人开他玩笑:“这趟挣多少钱?”他说:“帮个忙嘛,不存在的啊,求的是大家平安。”

  下车时,刘?还朝每个人喊了一句“一路平安。”接着,便掉转车头,往村委会开去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

  摄影 王效


上一篇:扶贫要扶到点子上

下一篇:院士专家为永川种苗发展支招